在Annapurna Guest House的一夜,睡起來非常安穩

當然這也應該是因為昨天從Ghorepani到Ghadruk很硬的緣故

只是眠床跟牆壁都有點潮濕。

 

 

尼泊爾的雨季是4月到9月,挑10月初來,沒有遇到下大雨只是剛好而已。

山道上最令人期待的風景都在雲端,雲以下的東西其實台灣這邊也看得到嘛。

這是叫我以後再來一次的意思嗎?

 

 

暮色仍沉,只有東方天空逐漸浮現魚肚白

在安納普納的最後一天,老天終於賞臉給了個萬里無雲的天空給我們看日出

大夥兒陸續來到旅館頂樓,小心避開屋頂恐怖的鋼筋突出物,走到屋頂邊緣的欄杆前等待日出。

 

 

 

 

1006_Nepal_001

 

 

1006_Nepal_002

映著晨曦,粉紅色的雪峰矗立在山谷遠端

那壯麗崇高的巍峨身形,令人相信既有神靈,這高山即是聖殿

 

 

 

 

1006_Nepal_003

 

 

1006_Nepal_004

在山區一直未能親睹風貌的魚尾峰也終於以招牌的魚尾姿容,出現在遠山的頂端。

 

 

 

 

1006_Nepal_005

 

 

1006_Nepal_006

挑夫們也早起觀賞這看不膩的風景

 

 

 

 

1006_Nepal_007

隨著時間過去,色溫漸暖,太陽光灑向山巔,將安納普納南峰的壯闊山巔染上金色

更閃耀整座Ghadruk山谷

 

 

 

 

1006_Nepal_008

 

 

1006_Nepal_009

 

 

1006_Nepal_010

 

 

1006_Nepal_011

 

 

1006_Nepal_012

 

 

1006_Nepal_013

 

 

1006_Nepal_014

雪嶺金光

 

 

 

 

1006_Nepal_015

魚尾峰肌理分明

 

 

 

 

1006_Nepal_016

Ghadruk山谷寬景

 

 

1006_Nepal_017

 

 

1006_Nepal_018

 

 

1006_Nepal_019

安娜普納南峰,7219m

 

 

 

 

1006_Nepal_020

馬察普查雷;魚尾峰(Machapuchare,Fish Tail,6997m)

 

 

 

 

1006_Nepal_021

 

 

1006_Nepal_022

Hiun Chuli(6434m)

 

 

 

 

1006_Nepal_023

(之後回到加德滿都谷地,參觀藝術品店時,會發現這座山非常受藝術家歡迎,有大量以魚尾峰為主題的作品;相較之下其他喜馬拉雅名山,甚至是第一高峰聖母峰,都相形失色)

 

 

 

 

1006_Nepal_024

連峰全景

到了這邊我想你也應該要問了...那麼安娜普納主峰在哪裡呢?

這說來也遺憾,安娜普納自然保留區的確是以安娜普納群峰為中心劃設的,包括世界第十高(8091)的安娜普納主峰與各個六七千多的副峰

不過我們走的是最小圈的環線,所以只能看到這樣。

昨天在Poon Hill 時會有此行最佳的展望,不只是安娜普納群峰,還可以看到第八高的道拉格里峰。只是...天氣毀了一切。

不過,這三座雪山是此行最棒的景色,這點是沒有遺憾的。

 

 

 

 

1006_Nepal_025

 

 

1006_Nepal_026

 

 

1006_Nepal_027

大家到偌大的餐廳吃早餐

昨天只有幾盞小燈,顯得昏黃幽暗的餐廳

早上太陽跳上山谷,光線穿透大玻璃窗

把整間餐廳照得溫馨明亮。

 

 

 

 

1006_Nepal_028

點西藏麵包吃

 

 

 

 

1006_Nepal_029

前晚的豪華大奶茶放了一夜,不能喝了

只好再度追加一杯

 

 

 

 

1006_Nepal_030

 吃飽飯再度出來逛逛

 

 

 

 

1006_Nepal_031

 

 

1006_Nepal_032

 

 

1006_Nepal_033

 

 

1006_Nepal_034

 

 

1006_Nepal_035

 

 

1006_Nepal_036

 

 

1006_Nepal_037

 

 

1006_Nepal_038

 

 

1006_Nepal_039

 整裝出發

 

 

 

 

1006_Nepal_040

享受的時光總是流逝得特別快

再出發時,陽光下的安納普納雪白山壁亮得異常

熠熠生輝的雪白山峰之下,朝陽遍照谷間

青草坡上的鵝黃色的Annapurna Guest House,無疑是最夢幻的景色。

 

 

 

 

1006_Nepal_041

BJ帶著我們在山城的階梯陣中繞

真難得居然能記得清楚這麼複雜的路要怎麼走

 

 

 

 

1006_Nepal_042

 

 

1006_Nepal_043

 

 

1006_Nepal_044

路旁的谷地之中有遊客在魚尾峰下搭帳棚,真是太豪華了

 

 

 

 

1006_Nepal_045

安娜普納環形路線,今天將進入最後階段

離開Ghadruk一路下降1000公尺,回到登山口Nayapul。

 

 

1006_Nepal_046

BJ知道我們走得比較慢,所以提前告知

如果能夠在11點前回到Nayapul,說不定還有機會在波卡拉市區逛一逛

否則的話,說不定連能不能趕上下午2點回加德滿都的飛機,都還有問題...

 

 

 

 

1006_Nepal_047

整路都是陡峭的階梯往下

昨天已經很疲勞的膝蓋又開始吱吱作響了

如果反著走,說不定會比第二天的上坡還累人呢。

 

 

 

 

1006_Nepal_048

隨著時間流逝,太陽耀上山嶺

對面逆著光的山谷風景也變得閃亮動人

 

 

 

 

1006_Nepal_049

回頭望去,還不時能夠見到白得耀眼的安娜普納群峰呢。

 

 

 

 

1006_Nepal_050

 

 

1006_Nepal_051

 

 

1006_Nepal_052

 

 

1006_Nepal_053

 

 

1006_Nepal_054

溪流攔路,越過步道,直接往陡下的河谷衝去

 

 

 

 

1006_Nepal_055

 

 

1006_Nepal_056

ㄜ...尼泊爾毛蟲

 

 

 

 

1006_Nepal_057

早上了,在田舍間作活的人們。

 

 

 

 

1006_Nepal_058

 

 

1006_Nepal_059

 

 

1006_Nepal_060

除了遊客之外,不少當地的小朋友們也開始出現在步道上

 

 

 

 

1006_Nepal_061

 

 

1006_Nepal_062

藍天白雲,梯田中隨風搖曳的稻禾,綠得彷彿可以在空氣中聞到葉綠素的氣味

 

 

1006_Nepal_063

 

 

1006_Nepal_064

走入逆著光的梯田之中,新作稻秧的盎然綠意如午前直射的陽光一般耀眼

 

 

 

 

1006_Nepal_065

 

 

1006_Nepal_066

 

 

1006_Nepal_067

 聚集玩鞦韆

 

 

 

 

1006_Nepal_068

 

 

1006_Nepal_069

 

 

1006_Nepal_070

山道上不時回頭,找尋雪山的最好角度

如果從這條路上山,天氣好的話就是直對著雪山前進呢。

 

 

 

 

1006_Nepal_071

 

 

1006_Nepal_072

 

 

1006_Nepal_073

 

 

1006_Nepal_074

 

 

1006_Nepal_075

 

 

1006_Nepal_076

前方峽谷向被劈裂一般,有一道垂直往下的峭壁

峭壁之上的農舍、梯田、森林,光芒燦然

之下的風景躲藏在陰影之中

隱約可見一條瀑布,從高聳的牆上直奔而下。

 

 

 

 

1006_Nepal_077

 

 

1006_Nepal_078

這彷彿在現實中不可能實現,只應在空想中存在的山村梯田風景,真實地展現在眾人眼前。

 

 

 

 

1006_Nepal_079

 

 

1006_Nepal_080

 

 

1006_Nepal_081

 

 

1006_Nepal_082

續行,下坡路還沒完

棚子下一個正太站在勸募箱前說「Donate for school」

BJ說當地的確很缺乏教育資源,不過有時候很難判斷到底這些勸募的目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1006_Nepal_083

 

 

1006_Nepal_084

 

 

1006_Nepal_085

望見溪床時,下坡路總算接近尾聲。

 

 

 

 

1006_Nepal_086

 

 

1006_Nepal_087

 

 

1006_Nepal_088

接下來的路程會沿著河谷,一路平緩地往Nayapul下降

看看時間,我想我們應該是能夠如願在11點前抵達。

 

 

 

 

1006_Nepal_089

漂亮的橘色蝴蝶

不過其實牠正停在驢子大便上面吸水...

 

 

 

 

1006_Nepal_090

 

 

1006_Nepal_091

稍作歇息

人家養的狗也跟一路走下來,跟台灣山上的狗一樣喜歡護送登山客

BJ 看起來完全沒有疲憊的意思。

 

 

 

 

1006_Nepal_092

兩個小孩子拖著山羊走

 

 

 

 

1006_Nepal_093

騷擾正太洗澡

其實是幫人家檢拖鞋。

 

 

 

 

1006_Nepal_094

 

 

1006_Nepal_095

愛跟著人走

 

 

 

 

1006_Nepal_096

 

 

1006_Nepal_097

 

 

1006_Nepal_098

馱著冰箱上山?!

這位大叔也未免太強!

 

 

 

 

1006_Nepal_099

又出現一個鞦韆,一個大人和一群小朋友在玩

我走到後方蹲下去要拍,沒想到小朋友們接二連三走來

 

 

 

 

1006_Nepal_100

對液晶螢幕興趣濃厚,團團包圍,使我不知所措

只能近身拍到大臉。

 

 

 

 

1006_Nepal_101

一會兒BJ 過來,說了一些話,小朋友群就列隊排好

 

 

 

 

1006_Nepal_102

拍完照又一哄而散

而那個大人則在孩子們背後孤單地一個人在鞦韆上擺來擺去

似乎還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

 

 

 

 

1006_Nepal_103

 

 

1006_Nepal_104

 

 

1006_Nepal_105

 

 

1006_Nepal_106

德國/羅馬尼亞夫婦和我們在路程的後段一路相隨

羅馬尼亞婦人和我們聊天,聊起台灣,她問外國旅客在台灣隻身旅行會不會有困難呀?到太魯閣甚麼交通工具比較好呀?資訊取得方便嗎?

似乎有興趣到台灣一遊的樣子。還問台灣是不是有漂亮的海灘

我大概知道他們去過哪些地方,想了想,答說「No」

不過後來還是告訴她,有個地方叫澎湖,

她很興奮地回應,沒錯,她的朋友說的就是這裡。

這還是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講這麼多英文,原本來尼泊爾時覺得十數年英文聽力盡廢

沒想到其實還滿能應答如流的嘛,都是南亞腔的錯。

跟羅馬尼亞老婆比起來德國老公顯得比較沉默,不過還是有聊一下。他也是軟體工程師,在SAP工作。

 

 

 

 

1006_Nepal_107

時間大約逼近中午11點時,膝蓋也壞得差不多了,終於回到Nayapul附近。

看到幾天前我們走過的大鐵橋,的確我們已經在安娜普納自然保留區中繞了一圈。

(雖然是最小的一圈)

 

 

 

 

1006_Nepal_108

 

 

1006_Nepal_109

 

 

1006_Nepal_110

走過鐵橋,回到Nayapul

羅馬尼亞老婆在地上撿到一個心型水鑽吊飾,給了我

路旁有好可愛小男生小女生坐在吊籃裡搖,即刻引來路過觀光客猛拍

 

 

 

 

1006_Nepal_111

 

 

1006_Nepal_112

小女孩走來跟我討東西,我有點嚇到,也不曉得要給些甚麼好

就把心型水鑽吊飾交在她手裡

她則很開心地回家跟媽媽炫耀去了。

 

 

 

 

1006_Nepal_113

 

 

1006_Nepal_114

 

 

1006_Nepal_115

 

 

1006_Nepal_116

回到擁擠的登山口,買了芬達請BJ和挑夫喝。

卸了行李上車,即刻驅車往波卡拉而去。

 

 

 

 

高程圖:

Annapurna-Day4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Annapurna: Day 4

 

 

 

 

 

 

累了好幾天,在車上昏昏沉沉,就算司機亂開車也管不了這麼多,眼皮蓋上就迷迷糊糊睡了。

等在醒來時就到了波卡拉機場。德國夫婦也跟我們一起座車下山,不過他們的行程已經要結束,交換e-mail之後便坐車離去。

BJ 和挑夫們也說bye bye,不過幾天後BJ還會再到加德滿都,到時候還會再見面。

BJ 似乎跟另外一個隊友約好要做甚麼壞事。

 

 

 

 

1006_Nepal_117

同行的遊客導遊走了,挑夫走了,導遊也走了,剩下我們一群人,很突兀的在波卡拉的小機場前

中午陽光炙烈,機場的廣場前人群稀稀落落

小飛機起降的轟然巨響中,三三兩兩聽不懂的語言在空氣中緩緩飄浮

好像連聲音也變得遲緩起來。

手足無措了一陣子,大家決定進機場找東西吃。

 

 

 

 

1006_Nepal_118

 機場航廈大概就像客運站那樣大,走到樓上,有一間看起來很不錯的餐廳

 

 

 

 

1006_Nepal_119

不過吃的東西卻不怎麼樣,點了炒麵,引來大夥兒一致惡評。

 

 

 

 

1006_Nepal_120

窗外飛機聲轟轟飛過,景觀看起來不錯

餐廳中還兼賣店,有人買了賣相不佳的綜合乾果

雖然大家都嫌這種東西你怎麼買的下手,不過事後證明這玩意兒好吃的不得了

尤其是乾椰子和酸酸葡萄乾的組合,口感真是一級棒!

 

 

 

 

1006_Nepal_121

再看山區,已是雷雲滿布

 

 

 

 

1006_Nepal_122

波卡拉四周遙遠的山頭上,好幾副飛行傘在天空中飄動著

 

 

1006_Nepal_123

 

 

1006_Nepal_124

到櫃檯登錄,我們的機票是阿耆尼航空(Agni Air)

本來是當地比較大間的佛陀航空,不過成行之前他們居然摔了一架飛機

http://www.ibtl.in/news/international/1273/10-indians-among-18-killed-in-nepal-plane-crash%E2%80%8E--kotdanda-in-lalitpur-district

所以就換成這家小航空公司。

阿耆尼是印度教中的火神

櫃台大叔俐落地將大家的行李丟在大磅秤上秤重,送到行李車上。

 

 

 

 

 

 

1006_Nepal_125

離起飛還有一點時間,過了安檢,進候機室。

 

 

 

 

1006_Nepal_126

立刻吸引觀光客們注意力的海報

 

 

 

 

1006_Nepal_127

這就是我們要坐的Agni Air

Jetstream-41型小飛機

 

 

 

 

1006_Nepal_128

 又是三星

 

 

 

 

1006_Nepal_129

五花八門雜貨攤

 

 

 

 

1006_Nepal_130

達賴喇嘛在哪裡?

 

 

1006_Nepal_131

 

 

1006_Nepal_132

 登機囉,一群旅客們魚貫出了候機室,上飛機。

 

 

 

 

1006_Nepal_133

 

 

1006_Nepal_134

窄小的飛機坐滿,螺旋槳發動,從波卡拉機場飛往加德滿都。

機長英文廣播,是位女機長,還很年輕呢,然而英文還是聽不太懂。

空姐發送芬達(又是芬達)、糖果和棉花

棉花是拿來塞耳朵的,因為小飛機隔音不好,非常吵。不過我倒是無所謂。

往窗外看去,小小的街道房舍在綠色的農田中,宛若精巧的錦織。

 

 

 

 

1006_Nepal_135

 

 

1006_Nepal_136

 

 

1006_Nepal_137

 

 

1006_Nepal_138

小飛機的升降更有臨場感,巡航高度不高,俯瞰地面山川草木,水田人家,無一不美;

遇到氣流不穩時當然也更恐怖

只是機窗不太乾淨,看見幾座雪山,可惜拍不下來。

 

 

 

 

1006_Nepal_139

 

 

1006_Nepal_140

山谷風景退去,地上越來越多聚落,最後會聚成一大片填滿整座盆地的城市

從波卡拉起飛約半小時後,飛機抵達加德滿都

降落在特里布萬機場。

 

 

 

 

 

 

1006_Nepal_141

頑皮去摸小飛機機翼

旅客魚貫而出,除了觀光客,也有看起來富裕的當地人。

 

 

 

 

1006_Nepal_142

 

 

1006_Nepal_143

 大家上了巴士,巴士接著居然就直接通關,開到機場外面

行李也跟著送到

 

 

 

 

1006_Nepal_144

 

 

1006_Nepal_145

午後特裡布萬機場廣場前,陽光變幻莫測

 

 

 

 

1006_Nepal_146

 

 

1006_Nepal_147

行李拿了,Good Karma Trekking的CEO Nabraj Ghimire也以額頭黏著大紅蒂卡之姿出現

正當達善節的尾聲,人人都在額頭前塗上代表好運的蒂卡,或在耳朵上夾著玉米穗。

不過仔細一看,蒂卡似乎是用米粒染色黏的

我想問危急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拿來吃。

 

 

 

 

1006_Nepal_148

Nabraj(他的名字我無法發音)安排箱型車,接我們前往那加闊(Nagarkot)

在書上看過,那加闊是以可見加德滿都谷地與喜馬拉雅山群峰景色的風景勝地。

眾人車行,開出機場向東

機場外的道路又平又寬,還出現了紅綠燈,令人驚奇(?)

接著出現一塊牌子,上面畫尼泊爾和日本國旗,寫兩國友好;原來是日本幫尼泊爾蓋的,而且才是2010年三月的事。難怪路鋪得這麼平整。

離開市區後就故態復萌了,路變得窄小破爛;

隨著車行上山,彎彎曲曲的山道上,又來好幾次驚險會車

每次會車車輪都快掉出路面了,跟來車的距離也只有幾公分,但是大家都見怪不怪,似乎尼泊爾的駕駛都已經很熟練這樣開車了。

 

 

 

 

1006_Nepal_149

抵達那加闊,不過車子在山道上繼續深入,陽光基本上已經西沉;

過了一會兒終於到達在幽暗森林盡頭的飯店-Hotel View Point。

 

 

 

 

1006_Nepal_150

同來的有不少是中國遊客。Check in後,被帶往房間

 

 

 

 

1006_Nepal_151

這間飯店的建築蓋得很有趣,階梯欄杆峰迴路轉,

每個花團錦簇的角落各自藏了驚喜。

 

 

 

 

1006_Nepal_152

 

 

1006_Nepal_153

時間不早,Nabraj說可以到屋頂看看夕陽。

爬到像塔一樣的飯店頂樓,已經聚集了各國遊客;夕陽早已落到雲層之後,逆光中可見一條金色的帶子在加德滿都谷地中蜿蜒。

View Point是那加闊位置最高的飯店(海拔1914m),俯瞰那加闊其他風情各異的旅社,不枉為view point。

 

 

 

 

1006_Nepal_154

 

 

1006_Nepal_155

東面的積雨雲發展壯盛,直入天際,還照得到餘暉。

 

 

 

 

1006_Nepal_156

 

 

1006_Nepal_157

 

 

1006_Nepal_158

 

 

1006_Nepal_159

 

 

1006_Nepal_160

那加闊之春

 

 

 

 

1006_Nepal_161

接著夜幕降臨,拍了幾張夜景,收手進餐廳吃飯。 

 

 

 

 

1006_Nepal_162

 

 

1006_Nepal_163

 

 

1006_Nepal_164

 

 

1006_Nepal_165

 

 

1006_Nepal_166

餐廳吃自助式的,雞肉都炸得超老

蔬菜咖哩跟辣椒炒高麗菜倒是很不錯。

奶茶瀰漫異樣的味道,原來端上來的是溫羊奶。

服務生看我們是東方臉孔,還用中文跟我們打招呼。

 

 

 

 

 

 

1006_Nepal_167

Nabraj也和我們一起吃

聊了一下明天的行程,款項的事;因為我們原本預計第一天搭飛機去波卡拉沒搭成,希望保留票據辦理陪,不過Nabraj卻把機票退了。

還聊了其他的事,例如他有去過聖母峰基地營(五千多公尺);但是以前爬山沒注重身體,受了風寒,所以氣管不好,不能喝冰的東西。

我想其實說不定這跟加德滿都的空氣也有關係

加德滿都是全世界肺部疾病死亡率最高的城市,空氣汙染非常嚴重。

 

 

我問尼泊爾的人口組成

Nabraj說主要是兩種,一個深眉高目的亞利安人,另一種則是蒙古種人,大約50%、50%;

不過他說蒙古種人都住在山區,每天起床沒事做,喝茶聊天看風景

亞利安人一起床就讀書,所以導遊都是亞利安人,挑夫都是蒙古種人;

這個國家的政治利益大多掌握在雅利安人手上,蒙古種人則不斷要求權力;

這帶有種族歧視的發言不曉得是不是他在開玩笑

畢竟坐在他面前的我們也是蒙古種人。

 

 

 

 

1006_Nepal_168

 吃得飽飽,回房洗澡,準備睡覺;此時手機卻傳來不得了的簡訊:Steve Jobs過世了。

 

 

 

 

a quickr pickr post

peell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