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遊覽的下半場:

到馬丘比丘遺址北側的登記站,等待走訪懷那比丘(Wayna Picchu)的下一個梯次。

「Wayna Picchu」是西班牙文,轉寫成英文的話是「Huayna Picchu」,意思是「新山」,與馬丘比丘-「舊山」相對

 

 

 

002

來自各國的眾多遊客們在祭禮石(Ceremorial Rock)旁等著登記站開放

一天只有四百個名額可以上懷那比丘

而且是分上午、下午各兩場,一共四個梯次

第一班是早上八點,接下來是十點,然後就是下午的了

我們剛好趕上十點的第二班,要感謝嚮導時間拿捏得宜。

 

造訪懷那比丘,除了可以登頂,此去路上也有一些遺址

其中最知名的是月神廟(Templo de la Luna)

據說是個很酷、蓋在岩壁之下,跟月亮其實沒有什麼關係的遺跡;可惜此行我們不會去看。

 

遊覽的限制這麼嚴格,目的不外乎是為了保護遺址,以免被紛至沓來的遊客踩壞了

另外也是因為懷那比丘的山路難度不太適合一般觀光客。

 

 

 

 

003

門口一開放大家立刻衝進搶著去登記

混亂之中也沒辦法顧到拍照,只好先過再說。

登記其實只是簽名、押時間,出來之後再到簽名後面註明已經離開。

一般人行程大約不會超過兩小時,如果一個梯次結束還有名字沒有簽退,就會有工作人員進去找...據說啦。

山道上立刻與超尖聳懷那比丘相對

 

 

 

004

不一會兒就走到一個岔路口

左邊可以通往懷那比丘旁邊的小山頭:Huchuy Picchu

時間夠的話也許可以順訪。

但是我們要在中午前趕到山下與大家會合,也是有時間壓力的

先專注於首要目標吧

 

 

 

005

無以名其壯

烏魯班巴河(Urubamba)之不思議深谷

 

 

 

006

總覺得可以體會印加人為什麼要選這個地方蓋他們的神奇莊園了

 

 

 

007

繼續朝懷那比丘行進

天啊...真的有路可以上去嗎?

 

 

 

008

與Putukusi峰相對,一步之下即是深谷

那座山位在馬丘比丘正東方

 

 

 

009

山道實況

 

 

 

010

石塊階梯,應該也是印加古物

沒有想像中那麼駭人,因為這座山外型太恐怖,原本還以為登頂之路是一連串攀岩、拉繩,要不就是垂直的爬梯

其實只是一般的石階。

但石階也已經夠兇狠啦

 

 

011

高度已經可以俯瞰對面山上的馬丘比丘遺址

 

 

 

012

多看幾眼

遺址後方的尖山就是「馬丘比丘」-「舊山」的本尊。

 

 

 

013

超陡步道續行

許多路段瀕臨峭壁,但都有鐵索可拉

安全(應該)無虞

 

 

014

喔喔喔

 

 

 

015

看不膩耶

因為印加文化除了建築之外,其他真的幾乎都被毀光了

所以後人面對這麼壯觀的遺跡卻完全無所適從,只能從一些旁徵來推敲猜測

連待的一些穿鑿附會的傳說也不脛而走

聽說馬丘比丘遺址的外型可以看成是一隻戴著戰絡、昂首南奔的駱馬

你覺得呢?

(駱馬再怎麼打扮都還是那副超爆笑的臉吧)

 

 

016

一處石砌平台

 

 

 

017

這是步道上一個比較大的空間,也是山頂步道環線的交叉點

足以讓上下山的人在此會車

 

 

 

018

但這裡的地形還是非常險要...

 

 

 

019

梯田駁崁上可以俯視馬丘比丘

 

 

 

020

風景好

 

 

 

021

馬丘比丘與太陽門的所在皆清晰可見

此外也可留意那一連串明顯的之字形線

即是觀光巴士來回的道路

 

 

022

東方是Putukusi峰

「永遠盛開」

 

 

 

023

Putukusi與上馬丘比丘的山道

遠方山上已經積雪了呢

另外可以注意山坡上也有很多梯田遺跡

 

 

 

024

換上望遠鏡瞧瞧馬丘比丘遺址的整體面貌

左後方一整片梯田區,是早上從古道進入馬丘比丘的區域 

前側的房舍又分上下區,推測下城區是給一般人民、農僕或技工居住的

上城區有工藝精美的房舍,就是上半場已經遊覽過了的太陽神廟、三窗神殿

以及右邊地勢突出的天文台高地,與其上的栓日石

那個明顯的亂石堆則被認為是採石場

兩個城區中間是一大片農地,今天遍植青草

稱為中央廣場

 

 

 

025

近看下城區

早上的導覽都沒在這一區走過

等回程後再去逛一逛

 

 

 

026

遠方山頭上的太陽門

今早太陽都還沒升起時,就是從那邊走向馬丘比丘

 

 

 

027

眺望的人們

 

 

 

028

祕魯詩人,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勃羅·聶魯達(Pablo Neruda)有一首歌詠馬丘比丘的十二節長詩

《馬克丘‧畢克丘之巔*》((Las Alturas de Macchu Picchu)

收錄於他的第十本詩集《詩歌總集(Canto General)》

以下穿插的是1984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王央樂先生翻譯的版本。

 

 

「 I
  從空間到空間,好象在一張空洞的網裡,
  我在街道和環境中間行走,來了又離開。
  秋天來臨,樹葉舒展似錢幣,
  在春天和麥穗之間,是那最偉大的愛,
  仿佛在落下的一隻手套裡面,
  賜予我們,猶如一輪巨大的明月。

 

  (那些動盪的歲月,
  我是在身體的風暴中過去的;
  鋼鐵變成了酸性的沉默,
  夜晚被拆散,直到最後一點細屑,
  那是新婚的祖國受到侵犯的纖維。)

 

  一個在提琴之間等待著我的人,
  逢到一個世界如同一座埋葬的塔,
  塔尖埋得那麼深,
  比所有的嘶啞的硫磺色的樹葉還要深;
  還要深,在地質的黃金裡,

 

  好象被多變的氣象所包裹的劍。
  我把混沌而甜蜜的手
  深入到大地最能繁殖的地方。

 

  我把額頭置於深沉的波浪之間,
  象一個水滴,降到硫磺的寧靜裡;
  象一個盲人,回歸于
  人類的消耗殆盡的春天的素馨。

 

*「馬克丘‧畢克丘」恐怕是將「Machu Picchu」以西班牙文發音而有此譯;為尊重原譯保留

事實上不論是嚮導或各國遊客,他們的發音都是今天廣用的「馬丘比丘」。

 

 

 

029

接近懷那比丘的山頂,已經進入遺址區

爬樓梯至此,拔高約270公尺

 

 

 

030

鑿穿山岩的隧道

裡面也嵌著石頭階梯

 

 

 

031

好展望

 

 

「 II

 

  如果花還在把長高的幼芽交給另一朵花,
  石塊還在它鑽石和砂礫的
  破碎外衣上保留著零落的花朵,
  而人則揉皺了從海洋洶湧源頭
  收集來的光明的花瓣,
  鑽鑿著在他手裡搏動的金屬。
  突然,在衣服和煙霧中,在傾圯的桌子上,
  仿佛一堆雜亂的東西,留下了那靈魂:
  是石英,是嫉妒,是海上之淚,
  仿佛寒冷的池沼:然而他還是
  用紙,用恨,殺死它,折磨它,
  把它壓倒在每天踩踏的地毯上,
  在鐵絲網的邪惡衣服裡把它撕碎。

 

  不:在走廊上,空地上,海上或者路上,
  誰不帶著匕首(猶如肉色罌粟)
  保衛自己的血?虎列拉已經使
  出賣生靈的悲慘市場氣息奄奄,
  於是,從梅樹的高處,
  千年的露水,在期待著它的樹枝上
  留下了透明晶瑩的信息,啊,心喲,
  啊,在秋季的空虛裡磨得光禿了的額頭。

 

  有多少次,在一個城市冬天寒冷的街上,
  公共汽車上,黃昏的船上,
  或者最沉重的孤獨裡,節日的夜晚,
  鐘聲和陰影,人們歡樂地相聚在一起,
  我想停下來,尋找那深奧的永恆的脈絡,
  那是從前銘刻在石塊上或者親吻所分離的閃光裡的。

 

  (穀物裡面,是象懷孕的小小乳房似的
  一個金黃故事,無窮無盡地重複著一個數字,
  那胚芽的外皮,那麼柔嫩,而且
  總是一模一樣,脫殼而出如象牙;
  流水之中,就是瑩潔的祖國,
  從孤寂的白雪直至血紅的波浪的原野。)

 

  我什麼也沒有抓住,除了掉落下來的
  一串臉或者假臉,仿佛中空的金指環,
  仿佛暴怒的秋天的衣衫零亂的女兒,
  她們使莊嚴的種族的可悲之樹難免戰慄。

 

  我沒有地方可以讓我的手歇息,
  它象套著鎖鏈的泉水那樣流動,
  或者象大塊的煤或水晶那樣堅定,
  我伸出的手應該得到恢復的熱力或者寒意。
  人是什麼?在他說話的哪個部分,
  在倉房和噓聲之間,展開了生命?
  在他金屬的運動的哪個地方,
  活躍著那不朽不滅的生命?

 

 

 

032

懷那比丘上,以馬丘比丘為背景驚險一跳

 

 

 

033

山勢真的非常陡

剛才還在那個小平台上,現在則可以俯瞰它

 

 

 

034

能在這種地方用石頭蓋房子,還蓋得這麼大、這麼多

古時候的印加人究竟是如何使一切從無到有的呢?規劃執行的細節怎麼安排的呢?

就算是以現代的科技與技術來推敲也是困難重重

只好通通推給外星人。

 

 

 

035

一切都是外星人的陰謀啦

 

 

「 III

 

  生靈就象玉米,從過去的事情的無窮穀倉中
  脫粒而出;從悲慘的遭遇,
  從一到七,到八,
  從不止一個死亡,而是無數死亡,來到每個人身上。
  每天,只是一個小小的死亡,只是塵土,只是蛆蟲,
  是郊外泥濘裡熄滅了的燈,一個翅膀粗壯的小小死亡,
  刺入每一個人,仿佛一支短矛。
  那是被麵包,被匕首所困擾的人,
  是牧人,是海港的兒子,或者扶犁的黑蒼蒼領袖,
  或者擁擠街道上的齧齒動物。

 

  一切的一切都在昏迷中等待他的死亡,他的短
  促的每天的死亡。
  他的日日夜夜的倒楣的苦難,
  仿佛一隻顫慄地捧起來喝著的黑杯。

 

 

 

036

懷那比丘山頂眺望馬丘比丘、Putukusi

寬景來一張

 

 

037

繼續往頂端邁進

 

 

 

038

山岩磋峨處

抵達懷那比丘之頂,文宣上的海拔高度是2720m

實測約2690m

 

 

039

砂岩之頂

 

 

「 IV

 

  強暴有力的死亡,多次邀請我,
  它好似海浪裡看不見的鹽,
  擴散著它看不見的滋味;
  它好似下沉與升高各占一半;
  它好似風和冰河的巨大結構。

 

  我來到鐵的邊緣;來到
  空氣的峽谷,農業和石塊的屍布;
  來到窮途末路的空虛星座;
  來到昏眩的盤旋的道路;但是,
  啊,死亡,無垠的海,你不是一浪接一浪地
  前來,而是仿佛明淨的夜的賓士,
  仿佛夜的全部數位。

 

  你從不來到了在口袋裡翻攪;
  你的來訪,不可能沒有紅的祭服,
  沒有沉默所包圍的曙光的地毯,
  沒有高飛的或者埋葬的眼淚的遺產。

 

  我不能愛一個生命象愛一株樹,
  樹冠(千萬樹葉的死亡)上一個小小的秋天,
  全是虛偽的死,以及
  沒有土地沒有深淵的復活。
  我要在更加廣闊的生命中游泳,
  在更加寬暢的河口,
  等到人們逐漸地拒絕了我,
  關上了能關上的門,讓我泉源的手
  不再觸摸那不存在的傷口,
  於是我要,一條一條街,一道一道河,
  一座一座城,一隻一隻床,
  讓我的發鹹的骨殖穿過荒漠,
  在最後的貧窮的屋子裡,沒有燈,沒有火,
  沒有麵包,沒有石塊,沒有沉默,
  孤零零地,躑躅在我自己的死亡裡死去。

 

 

 

040

沒有平坦處

順利登頂的眾人就在裸岩上隨興坐臥

各自觀覽屬於自己的秘魯安地斯山勝景。

 

 

「 V

 

  莊嚴的死亡,你不是鐵羽毛的鳥,
  不是那個貧窮住所的繼承者,
  在匆忙的飲食中,鬆弛的皮膚下所帶來;
  而是別的,是停息的弦的花瓣,
  是不迎向戰鬥的胸脯的原子,
  是落到額頭上的粗大的露珠。
  這一塊小小的死亡,它不能再生,
  沒有和平也沒有土地,
  只是一副骷髏,一隻鐘,人們在它之中去死。
  我掀開碘的繃帶;把雙手伸向
  殺死死亡的無窮痛苦;
  在創傷裡,我只逢到一陣寒風,
  從心靈的模糊的隙縫裡吹進。

 

 

 

 

041

好好把馬丘比丘看個夠

在懷那比丘頂上,其實離遺址已有相當距離

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夠壯觀的感覺

 

 

 

042

反而是周遭山勢更有看頭

 

 

 

043

西側

那座山位於馬丘比丘的正西方

但是一直找不到名字。

 

話說我們在山頂上聽到一群法國遊客一直「馬丘比丘」、「皮卡丘」地念個不停

然後笑成一團

 

 

 

044

由於時間有限(兼烈陽惱人)

四周都看過一遍後,即緩步下山

這個山頂的岔路口可以通往月神廟,但要多加45分鐘以上的路程

此行只好放棄了

(下次再來?!)

 

 

「 VI

 

  於是,我在茂密糾結的灌木林莽中,
  攀登大地的梯級,
  向你,馬克丘‧畢克丘,走去。
  你是層層石塊壘成的高城,
  最後,為大地所沒有掩藏於
  沉睡祭服之下的東西所居住。
  在你這裡,仿佛兩條平行的線,
  閃電的搖籃和人類的搖籃,
  在多刺的風中絞纏一起。

 

  石塊的母親,兀鷹的泡沫。

 

  人類曙光的崇高堤防。

 

  遺忘於第一批砂土裡的大鏟。

 

  這就是住所,這就是地點;
  在這裡,飽滿的玉米粒,
  升起又落下,仿佛紅色的雹子。

 

  在這裡,駱馬的金黃色纖維
  給愛人,給墳墓,給母親,給國王,
  給祈禱,給武士,織成了衣服。

 

  在這裡,人的腳和鷹的腳
  在一起歇息于險惡的高山洞穴,
  以雷鳴的步子在黎明踩著稀薄的霧靄,
  觸摸著土地和石塊,
  直到在黑暗中或者死亡中把它們認識。

 

  我瞧著衣服和手;
  瞧著鳴響的洞穴裡水的痕跡;
  瞧著那被一張臉的接觸所軟化的牆,
  它以我的眼睛望著大地上的燈,
  它以我的手給消失的木材上油,
  因為一切的一切:衣服,皮膚,杯子,
  語言,美酒,麵包,
  都沒有了,落進了泥土。

 

  空氣進來,以檸檬花的指頭,
  降到所有沉睡的人身上;
  千年的空氣,無數個月無數個周的空氣,
  藍的風,鐵的山嶺的空氣,
  猶如一步步柔軟的疾風,
  磨亮了岩石孤寂的四周。

 

 

 

 

045

山頂裸岩區

附近有幾道堆砌整齊的石牆

可能原本有打算作些什麼設施吧

 

 

 

046

繞過有鑿磨痕跡的山頂大石

 

 

 

047

面向馬丘比丘的方向

 

 

 

048

西側山谷

近乎垂直的岩壁上也用石頭疊著梯田和石屋

 

 

「 VII

 

  獨一的深淵裡的死者,沉淪中的陰影,
  那深沉的程度,
  就如你們的莊嚴肅穆一樣。
  那真實的,那最熾烈的死亡來到了,
  於是從千瘡百孔的岩石,
  從殷紅色的柱頭,
  從逐級遞升的水管,
  你們倒下,好象在秋天,
  好象只有死路一條。
  如今,空曠的空氣已經不再哭泣,
  已經不再熟悉你們陶土的腳,
  已經忘掉你們的那些大壇子,
  過濾天空,讓光的匕首刺穿;
  壯實的大樹被雲朵吞沒,
  被疾風砍倒。

 

  它頂住了一隻突然壓下的手,
  來自高空,直至時間的終結。
  你們不再是,蜘蛛的手,
  脆弱的線,糾纏的織物;
  你們失落的有多少:風俗和習慣,
  古老的音節,光彩絢麗的面具。

 

  但是,石塊和語言堅定不變,
  城市好象所有的人手裡舉起的杯子;
  活人,死人,沉默的人,忍受著
  那麼多的死,就是一垛牆;那麼多的生命
  一下子成為石頭的花瓣,永恆的紫色玫瑰,
  就是這道冰冷殖民地的安第斯山大堤。

 

  等到粘土色的手變成了粘土,
  等到小小的眼瞼閉攏,
  充滿了粗礪的圍牆,塞滿了堡壘,
  等到所有的人都陷進他們的洞穴,
  於是就只剩下這高聳的精確的建築,
  這人類曙光的崇高位置,
  這充盈著靜寂的最高的容器,
  如此眾多生命之後的一個石頭的生命。

 

 

 

049

小心謹慎往下走

在這種地方要是不小心踩空,真的有可能會直墜溪谷

 

 

 

050

超級陡

 

 

 

051

瞻望馬丘比丘的好地方

四面八方的動靜都可以盡收眼底

因此懷那比丘的頂端,被認為是守望馬丘比丘的軍事要塞

 

 

 

052

居然蓋這麼大的房子

 

 

 

053

 

 

「 VIII

 

  跟我一起爬上去吧,亞美利加的愛。

 

  跟我一起吻那秘密的石塊。

 

  烏羅邦巴*奔流的白銀,
  揚起花粉,飛進它黃色的杯子;
  飛在藤蔓糾結的空隙裡,
  飛在石頭的植物,堅硬的花環間,
  飛在山間峽谷的靜寂上。
  來吧,微小的生命,來到泥土的
  兩翼之間,同時——晶瑩而凜冽,
  衝擊著空氣,劈開了頑強的綠玉,
  狂暴的水啊,來自白雪的水。

 

  愛情,愛情,即使在險惡的黑夜,
  從安第斯敲響的燧石,
  直至紅色膝頭的黎明,
  都總在凝望這個白雪的盲目的兒子。
  啊,白練轟響的維爾卡馬約,**
  在你雷鳴的水流破碎成為
  白色的泡沫,仿佛受創的雪之時,
  在你強勁的南風疾馳而下,
  唱著鬧著,吵醒了天空之時,
  你這是帶來的什麼語言,
  給予幾乎剛從你安第斯泡沫脫出的耳朵***

 

  是誰抓著寒冷的閃光,
  鎖住了留在高處,
  在冰淩的淚珠中分割,
  在飛快的劍光上鞭撻;
  猛擊堅強的花蕊,
  引向武士的床頭,
  使岩石的終極大為驚慌?

 

  你那被逐的火花說的是什麼?
  你那秘密的背叛的閃光
  曾經帶著語言到處旅行?
  是誰,在打碎冰凍的音節,
  黑色的語言,金黃的旗幟,
  深沉的嘴巴,壓抑的呼喊,
  在你的纖弱的水的脈管裡?
  是誰,在割開那從大地上來看望的
  花的眼皮?
  是誰,拋下一串串的死者,
  從你衰老的手裡下降,
  到地質的煤層中
  收取他們已經得到的黑夜?

 

  是誰,扔掉了糾結的樹枝?
  是誰,重新埋葬了告別的言辭?

 

  愛情,愛情啊,別走到邊沿,
  別崇拜埋沒的頭顱;
  讓時間在泉源枯竭的大廳完成自己的塑像,
  然後,在飛速的流水和高牆之間,
  收集隘道中間的空氣,
  風的並列的平板,
  山嶺的亂沖橫撞的河道,
  露水的粗野的敬禮,
  於是,向上攀登,在叢莽中,一朵花一朵花地,
  踏著那條從高處盤旋而下的長蛇。

 

  在山坡地帶,石塊和樹叢,
  綠色星星的粉末,明亮的森林,
  曼圖?在沸騰,仿佛一片活躍的湖,
  仿佛默不作聲的新的地層。

 

  到我自己的生命中,到我的曙光中來吧,
  直至崇高的孤獨。

 

  這個死的王國依然生存活躍。

 

  這只大鐘的鐘面上,兀鷹的血影
  象艘黑船那樣劃過。

 

*烏羅邦巴,即烏魯班巴河
**維爾卡馬約,秘魯的另一條河流。
***曼圖,山谷名。

 

 

 

 

054

石屋內部頗寬敞

 

 

 

055

到底要怎麼蓋呢

光是用想的就覺得累

 

 

 

056

印加人的堆疊技術是呼是因設施制宜

神廟或宮殿蓋得非常精美

像這種軍營或農房之類的建築,就不這麼講究了

石塊與石塊間似乎是用某種填充物膠結起來的

當然也不能排除是已經塌損的房子,因古法已失傳,後來才用現代工法恢復的

 

 

 

057

 

 

「 IX

 

  星座的鷹,濃霧的葡萄。
  丟失的棱堡,盲目的彎刀。
  斷裂的腰帶,莊嚴的麵包。
  激流般的梯級,無邊無際的眼瞼。
  三角形的短襖,石頭的花粉。
  花崗岩的燈,石頭的麵包。
  礦石的蛇,石頭的玫瑰。
  埋葬的船,石頭的泉。
  月亮的馬,石頭的光。
  平分晝夜的尺,石頭的書。
  陣陣風暴之中的鼓。
  沉沒時間的珊瑚。
  把指頭磨光的圍牆。
  使羽毛戰鬥的屋頂。
  鏡子的枝條,痛苦的基礎。
  亂草所傾覆的寶座。
  兇殘的利爪的制度。
  依著斜坡的強勁南風。
  綠松石的一動不動的瀑布。
  沉睡者的祖傳的鐘。
  被統治的雪的頸枷。
  躺在自己塑像上的鐵。
  無可接近的封閉的風暴。
  美洲豹的手,血腥的岩石。
  帽樣的塔,雪樣的辯論。
  在指頭和樹根上升起的黑夜。
  霧靄的窗戶,堅強的鴿子。
  淒涼的植物,雷鳴的塑像。
  基本的群山,海洋的屋頂。
  迷途的老鷹的建築。
  天庭的弦,高空的蜜蜂。
  血的水平線,構造的星星。
  礦石的泡沫,石英的月亮。
  安第斯的蛇,三葉草的額頭。
  寂靜的圓頂,純潔的祖國。
  大海的新娘,教堂的樹木。
  鹽的枝條,黑翅膀的櫻桃。
  雪的牙齒,寒冷的雷聲。
  爪一樣的月亮,威脅的石塊。
  冰涼的髮髻,空氣的行動。
  手的火山,陰暗的瀑布。
  銀的波浪,時間的方向。

 

 

 

 

058

山下的馬丘比丘

遠遠望去,規模似乎不是很大

其實在裡頭繞個一整天都看不完

 

 

 

059

再次提點馬丘比丘的分區

中間可以從右上至左下切一條分割線,左方都是梯田生產區

右邊從下至上,分成下城區、主廣場、天文台、上城區、採石場

梯田區的右上方有個圓弧形地景,有說是劇場

坐左邊則是馬丘比丘遺址的大門口,遊客在那裏上下巴士。

 

推測整個城區住滿時,人口約500~700人

城鎮有自己的農田,也能從古道上其他聚落運來補給

然而比較奇怪的是,沒有水源

市鎮中有排水設施與渠道,但只有一個泉源,雖然終年不涸,但顯然不足以供應幾百人生活之所需

當然也不太可能從底下的烏魯班巴河挑水上來

所以考古學者推測馬丘比丘的功能應該是季節性的

只有在雨季過後,才有足夠的蓄水和收成可以供應給來訪的人士

此推裡順勢導出馬丘比丘應該是作為印加帝國特權人士的休閒莊園之說

其他的說法還有:

1. 因為位置特殊、風水絕佳,是榮耀太陽神的神聖宗教場所。

2. 因為有神殿與堅固陰森的地牢,所以是流放囚犯、勞動改造的據點。

3. 因為有廣大的梯田,供應似乎遠超過人口所需,缺水、地勢高,所以可能是農業研究所。

4. 因為位置絕佳,道路四通八達卻又接近帝國的北部邊疆,因此是帝國的前鋒哨所(Llaqta)。

等等。但在這邊要強調,不論是哪一種說法,都沒有確實的證據。因為印加人的文明幾乎都被毀掉了

關於馬丘比丘的記載更是完全沒有

一切都只能從今天還留存著的石頭遺址來推敲。

 

 

 

060

近看上城區的天文台小丘

最頂端有栓日石(Intihuatana)

左邊可見三窗神殿與一角傾頹的宮殿

 

 

 

061

下山囉

垂直俯視底下的階梯山路與觀光客

 

 

 

062

極陡山路

 

 

 

063

山壁上長著一叢草

是南美名產空氣鳳梨

因為在樹冠層或峭壁上,靠著霧水就可以生長

所以叫空氣鳳梨

 

 

 

064

下山途中會通過一個上升地形

大概就是懷那比丘旁,高2479m的Huchuy Picchu

 

 

 

065

回返Putukusi河谷風景處

 

 

「 X

 

  石塊壘著石塊;人啊,你在哪裡?
  空氣接著空氣;人啊,你在哪裡?
  時間連著時間;人啊,你在哪裡?
  難道你也是那沒有結果的人的
  破碎小塊,是今天
  街道上石級上那空虛的鷹,
  是靈魂走向墓穴時
  踩爛了的死去的秋天落葉?
  那可憐的手和腳,那可憐的生命……
  難道光明的日子在你身上
  消散,仿佛雨
  落到節日的旗幟上,
  把它陰暗的食糧一瓣一瓣地
  投進空洞的嘴巴?
  饑餓,你是
  人的合唱,你是秘密的植物,伐木者的根;
  饑餓,你要把你這一帶暗礁升高,
  直至成為林立的巍峨的高塔?
  我訊問你,道路上的鹽,
  把匙子顯示給我看;建築,
  讓我用一根小棍啃石塊的蕊,
  讓我爬上所有的石級直至無所有,
  讓我抓著臟腑直至接觸到人。

 

  馬克丘‧畢克丘,是你把石塊壘上石塊,
  而基礎,卻是破衣爛衫?
  把煤層堆上煤層,而以眼淚填底?
  把火燒上黃金,那上面還
  顫動著大滴大滴鮮紅的血?
  把你埋葬下的奴隸還我!
  從泥土裡挖出窮人的硬面包,
  給我看奴隸的衣服
  以及他的窗戶。
  告訴我,他活著的時候怎麼睡覺。
  告訴我,他在夢中是否
  打鼾,半張著嘴,仿佛由於疲勞
  在牆壁上挖的一個黑坑。
  牆啊,牆!他的夢是否被每一層石塊
  壓著,是否與夢一起落到它下面,
  如同落在月亮下面一樣!
  古老的亞美利加,沉沒了的新娘,
  你的手指,也從林莽中伸出,
  指向神祗所在的虛無高空,
  在光采華麗的婚禮旌旗之下,
  摻雜在鼓與矛的雷鳴聲中。
  你的指頭,也是,也是
  玫瑰所抽發,寒流的線條,
  是新穀的血紅胸脯,
  轉變成為材料鮮豔的織物,堅硬的器皿,
  被埋葬的亞美利加,你也是,也是在最底下,
  在痛苦的臟腑,象鷹那樣,仍然在饑餓?

 

 

 

 

 

066

底下看得見一列火車

 

 

 

067

階梯山道的尾聲

 

 

 

068

不放過蝴蝶出沒的機會

應該是某種眼蛺蝶

 

 

 

069

遠望馬丘比丘的梯田區、倉儲小屋

 

 

 

070

回到懷那比丘入口啦

從早上十點開始走,回到這裡時剛好約是中午十二點

這樣的步伐算是稍微慢了點

但大老遠跑來,當然是要盡情欣賞風景囉

 

 

 

071

簽退後離開檢查哨

祭禮石。再次強調,其實根本就沒有誰能確認這塊石頭到底是什麼作用

 

 

 

072

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搭上巴士,到山下的馬丘比丘鎮和嚮導與其他遊客會合

沒人帶領,遺址裡頭的東西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隨性走走逛逛,往出口前進囉

 

 

 

073

走入下城區

一連串房舍,今日只存牆柱

這個區域被稱為工業區、工坊

推測可能是生活所需品製作所

都只是推測而已

 

 

 

074

這個大間的房子被稱為是學校

真實用途當然依舊不明

可以觀察到石牆好像有些內傾

有人說是為了地震時如果發生坍塌,牆會向內倒而不會波及外頭的路人

(所以裡面的人被壓死會比較好嗎)

 

 

 

075

空間很大的一間

牆上有很多小龕,也許是作為集會場所之用

可以觀察到石牆是不同形狀、大小的許多石頭堆積而成的

(我覺得這比把石頭切割整齊再堆起來更厲害...)

 

 

 

076

遺址園區裡的路其實也是超陡峭

慢慢往出口前進

 

 

 

077

尖頂之房

 

「 XI

  讓我的手伸進五光十色的光輝,
  伸進石塊的黑夜;
  讓遺忘了的古老的心,
  象只千年被囚的鳥,在我身上搏動!
  讓我現在忘掉這幸福,它比海還寬,
  因為人就是比海及其島嶼更寬;
  應該落入其中如同下井,再從底層脫出,
  借助于秘密的水和埋沒的真理的枝條。
  讓我忘掉吧,寬闊的石板,強大的體積,
  普遍的尺度,蜂房的基石;
  讓我的手現在從曲尺滑到
  粗糙的血和粗糙的衣服的斜邊上。

  忿怒的兀鷹,在飛行中,
  仿佛紅鞘翅甲蟲的蹄鐵,猛撞我的額頭。
  那殺氣的羽毛的疾風,掃起
  傾斜的石級上烏沉的塵土。
  我看不見這只疾飛的飛禽,看不見它利爪的鉤,
  我只看見古老的人,被奴役的人,在田野裡睡著的人。
  我看見一個身體,一千個身體,一個男人,一千個女人,
  在雨和夜的昏沉烏黑的疾風之中,
  與雕像的沉重石塊在一起:
  石匠的胡安,維拉柯卻*的兒子,
  受寒的胡安,碧綠星辰的兒子,
  赤腳的胡安,綠松石岩的孫子,
  兄弟,跟我一起攀登而誕生吧。

 

*胡安,代表普通的人。維拉柯卻,或維拉科查(克丘亞語:Wiraqucha,西班牙語:Huiracocha)

秘魯的第八世印加君主(Sapa Inca),1379~1430年在位。

 

 

078

下城區裡迷路

 

 

 

079

一塊被嵌在石牆裡的巨石...或者其實該說是石牆以巨石為中心超展開

連石頭的表面也劈成跟牆面一致

印加建築令人驚奇之處,除了堆砌、搬運巨大石塊的技術

這些耗大的工程是如何與原本的地貌巧妙結合,其中展現出的創意與工法更使人由衷讚嘆

 

 

 

080

隔著主廣場眺望天文台小丘

同樣的,「天文台」或「主廣場」都是今天起的名字

無從得知這些設施原本的用途

 

 

 

081

有一支柱子

房間裡都長了草皮

 

 

 

082

主廣場

天文台旁梯田層層。

 

 

「 XII

 

  兄弟,跟我一起攀登而誕生。

 

  給我手,從你那
  痛苦遍地的深沉區域。
  別回到岩石的底層,
  別回到地下的時光,
  別再發出你痛苦的聲音,
  別回轉你穿了孔的眼睛。
  從大地的深處瞧著我:
  沉默的農夫,織工,牧人,
  護佑你駱馬的馴馬師,
  危險的腳手架上的泥瓦匠,
  安第斯淚滴的運水夫,
  靈敏手指的首飾工,
  在種子上顫慄的小田農,
  在充盈粘土裡的陶器工,
  把你們埋葬了的古老的痛苦,
  帶到這個新生活的杯子裡來吧;
  把你們的血,你們的傷,向我顯示。
  對我說:這裡就是受到的懲罰,
  因為首飾做得不耀眼,或者
  大地不及時貢獻石料或穀粒。
  指給我看,那把你砸死的石塊,
  那把你處磔刑的木頭。
  給我點燃起,古老的燧石,
  古老的燈,看看多少世紀以來
  落下創傷的沉重鞭子
  血跡斑斑的光亮斧鉞。
  我來,是為你們死去的嘴巴說話;
  在大地上集合起
  所有沉默的腫脹的嘴唇。
  從底層,對我說,這整個漫漫長夜,
  仿佛我就是跟你們囚禁在一起;
  把一切都說給我聽吧,鐵鍊並著鐵鍊,
  枷鎖並著枷鎖,腳步並著腳步;
  磨利你藏著的匕首,
  佩在我的胸前,放在我的手中,
  仿佛一條黃色光芒的河,
  一條埋在泥土底下的老虎的河;
  讓我哭泣吧,鐘點,日子,年代,
  盲目的時代,星辰的世紀。

 

  給我沉默,給我水,給我希望。

 

  給我鬥爭,給我鐵,給我火山。

 

  支持我的血脈,支持我的嘴。

 

  為我的語言,為我的血,說話。

 

 

 

 

083

森嚴之門

 

 

 

084

藍天之家

 

 

 

085

三窗神殿

從外側看才發現這間神殿的石頭都超大顆

 

 

 

086

眺望上城區、梯田

有兩棵留下來的樹

馬丘比丘名勝之一

 

 

 

087

廣場上駱馬悠遊自在

小駱馬全身白帥帥,super cute

 

 

 

088

梯田上自顧自進食著的大駱馬

 

 

 

089

引來遊客們熱烈關注

 

 

 

090

三窗神殿

你看看這個石頭...幹嘛沒事堆成這樣

特地把石頭切成各種形狀,不但能緊密契合,還拼出三個外形、大小都一樣的窗戶

 

 

 

091

看得頭都暈了

 

 

 

092

跟著人潮鑽來鑽去

 

 

 

093

主廣場、下城區

 

 

 

094

階梯上逗駱馬的遊客們

 

 

 

095

不知不覺又回到上城區

其實裡面還有水泉、溝渠、禿鷹神殿與監獄等景點

但這時沒人帶領,我們也趕時間

只能走到哪算到哪

 

 

 

096

回到採石場

當然了所謂採石場,只是因為這裡有一片亂石而已

並不確定馬丘比丘建築用的石材是不是真的來自此處

 

 

 

097

階梯迎向一個小石門

這裡是劃分馬丘比丘遺址梯田區和居住區的分界

可以算是馬丘比丘的城門

從印加古道走進馬丘比丘必經此門(早上我們沒走是因為有另一條通向出口的步道)

出乎意料的小吧。

 

梯田群上頭立著一棟小倉庫

右邊有幾道彎曲內凹的梯田設施

形狀像劇場,但也可能只是順應山勢開鑿出來的彎曲梯田而已

 

 

 

098

出了門就算是離開馬丘比丘遺址

走進梯田、倉儲區

 

 

 

099

通往梯田群的道路

 

 

 

100

在這頭可以看看馬丘比丘的西側

一樣是無可救藥的超級深谷

 

 

 

101

回覽馬丘比丘城門、上城區、天文台、廣場綠地與下城區的頂端

遠方則是中午走訪過的懷那比丘

 

 

 

102

靠近此側的是上城的居住區

下方可見圓弧牆面的太陽神殿

這個角度可說是馬丘比丘最經典、最為人所知的面貌

有人說懷那比丘、Huchuy Picchu的形狀看起來像個仰天的印加人側臉

尖尖的鼻子和突出的下巴都唯妙唯肖。

 

 

 

103

從梯田區跳望馬丘比丘的經典寬景

(如果說懷那比丘、Huchuy Picchu是人臉側面的鼻子下巴,那右邊的Putukusi不就是飛機頭?)

 

 

104

喔喔喔

這就是全世界最神奇的古文明遺址之一:印加帝國的馬丘比丘

 

 

 

105

是時候說再見了

再用望遠鏡來一遍徹底巡禮

 

 

 

106

上城區的密集住宅

有點森嚴幽禁的感覺,的確很像是王公貴族的住處

 

 

 

107

主廣場

分隔下城區的工坊、上城區的神殿兩座高地

 

 

 

108

太陽神殿、主廣場南邊一棵樹

下城區

 

 

109

與眾不同、外表光滑的太陽神殿

 

 

 

110

往出口走

還原古貌、披上茅草頂的小屋

 

 

 

111

接連樓梯

馬丘比丘的最後一眼

 

 

 

112

出閘門

正式告別馬丘比丘了。外頭有一幅景點地圖,要是剛才有這個該有多好

本想找世界遺產標示拍個照,但底下排巴士的人龍排得超長,我們又已經有點遲到了

沒什麼好說的,只好乖乖去等巴士

要是有什麼遺憾,都等到下次來再彌補吧

 

 

 

113

觀光巴士一輛輛上山來,車次頗為密集

但遊客等車的長龍像是沒盡頭似的

 

 

 

114

終於坐上公車

山路蜿蜒曲折,車行令人頭暈目眩

路旁有不少遊客徒步,應該是為了省交通費

據說這種走法對外國觀光客來說也是可行的,只是這樣的話馬丘比丘行程就要一整天了

 

 

 

115

和藍色火車驚險交會

抵達山下的馬丘比丘市(舊稱熱泉鎮)

 

 

 

116

一般的觀光客是庫斯科坐火車抵達這個小鎮,休息一晚後,早上坐巴士上馬丘比丘

所以此地可稱是馬丘比丘的前哨站

它也是秘魯烏魯班巴省、馬丘比丘縣的縣治

因出產溫泉,亦叫作熱泉鎮(Aguas Calientes)

事實上這個名稱在華文中比較有名

接下來的介紹也以「熱泉鎮」為主吧

 

 

 

117

鐵道貫串的市中心

其實市鎮面積相當小

稱「馬丘比丘村」、「熱泉村」可能比較適合

 

 

 

118

奔流溪水、巍峨群山

坐在河谷之中,四周都是高聳山壁

 

 

 

119

火車頭拉著觀光列車不時往來

熱泉鎮裡的商旅店家也集中在鐵路沿線

有點危險的地方

 

 

 

120

好像是一群警察據集在銀行前面進行任務說明

 

 

 

121

找到嚮導指定的餐廳,與眾人會合

 

 

 

122

遲到了

坐定點餐,午食

 

 

123

有火車風景的餐廳

雖然腹地小,但畢竟專作觀光客生意,食衣住行都頗講究

(也就是什麼都很貴)

 

 

 

124

店裡的掛畫

 

 

 

125

午餐吃麵

 

 

 

126

牛排薯泥套餐

吃飽飯後居然無事可作,回去的火車班次是傍晚六點

那我們這麼趕著從馬丘比丘下來是為了什麼呢?

不過其實我的相機電池也剛好用盡了(四顆撐了四天)

所以這半天就在此好好休息一下,也是很不錯囉。

 

 

 

127

和其他人聊天、分享在懷那比丘上的見聞、古道上四天的照片

等待的時間頗長,又不能在人家的店裡睡覺

只好出來閒晃

 

 

128

看火車

 

 

 

129

看南美風味的聖母像

 

 

 

130

看烏魯班巴河滔滔河水

 

 

 

131

看超誇張的圍繞尖山

河谷前的這一座是Putukusi,從東面觀之

 

 

 

132

河水這麼洶湧,要是汛期該怎麼辦呢

事實上熱泉鎮的確已曾因洪水而數度遭摧毀過了

 

 

 

133

有個人在玩走繩

 

 

 

134

逛到熱泉鎮的火車站

傍晚時從這裡搭火車返回

聽說火車票非常不好買

我們的行程也是半年前就訂好了。

 

 

 

135

山城市街

 

 

 

136

瞄準觀光客的賣店

 

 

 

137

琳瑯滿目

嘖嘖,購物魂都被挑撥起來了

 

 

 

138

別緻的金屬製品

 

 

 

139

唔...不行...已經沒錢了,要克制住...

 

 

 

140

湍急小溪流

既然叫熱泉鎮,此地當然有溫泉浴池

大概是匯集了熱泉湧出來的溫泉水,有的地方看得見水氣裊裊

有的隊友們去洗溫泉了,不過我們對溫泉都沒興趣(另一方面也是沒錢了)

就在街上閒晃,直到集合時間到

 

 

 

141

市集中的最後巡覽

印加拼布好華麗

 

 

 

142

礦物真誘人

 

 

 

143

我不會再買東西了

Don't stare at me

 

 

 

144

集合,帶隊

來到火車站

搭夜車回庫斯科

 

 

145

嗯,其實是搭火車回到奧揚泰坦伯(Ollantaytambo)

也就是庫斯科聖谷巡禮有經過,古道健行第一天也在那邊早餐的地方

之後才要坐巴士回庫斯科

 

 

 

146

火車站裡人擠人

 

 

 

147

來囉

搭火車

 

 

 

148

觀光車廂內部,還附一人一盒餐點,內有麵包、飲料

應該算相當豪華了,可惜今天我們可是凌晨三點就醒來

又走了大半日,撐到上車就已經不行了

 

 

 

149

夜車走走停停,不曉得是調度出了什麼問題

外頭黑黑蝦米都看無

車內有廣播介紹一些秘魯文化

包括這個由工作人員裝扮的怪人

好像是民間流傳的某種妖怪吧

不買他們的衣服的話就會被纏上(?)

 

 

 

150

會強邀遊客起來跳舞的怪人

 

 

 

151

然後是走秀時間

由服務員穿上各種秘魯毛織品走秀

 

 

 

152

怪人在一旁叫好

 

 

 

153

最後的目的就是請你買一件

不然就會詛咒你(?)

 

 

 

154

詛咒行銷三人組

好啦玩笑話就到此為止

其實表演是滿有趣的,但我真的已經累壞了

 

 

 

155

抵達奧揚泰坦伯

眾人下車,往巴士步行

 

 

 

156

夜間小販

 

 

 

157

奧揚泰坦伯火車站

 

 

 

158

時刻表參考一下

 

 

 

159

上巴士

行夜路回庫斯科(Cusco)

途中還在某個地方跟野機車擦撞,司機跑下去罵人

差點以為他不開了

 

 

 

160

回到庫斯科...終於

和嚮導說再見(兼付小費),與隊友道別

南美洲印加古道之行就算是正式結束了。

 

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平安回到台灣

連坐兩天飛機然後隔天立刻去上班......

 

 

 

161

深夜庫斯科

 

 

 

162

廣場雕像被圍起來了

好像在準備什麼慶典

 

 

 

163

教堂前有男女學生正熬夜排練

不曉得是在準備什麼節目

說不定人家只是半夜睡不著,出來跳個舞而已

 

 

 

164

遊行廣場(Plaza de Armas)

對面山上燈火點點

 

 

 

165

下弦月夜

 

 

 

166

出現了

庫斯科麥當勞

 

 

 

167

回到初來時住宿的旅店:Los Apus

取物、入住,洗澡整備,準備迎接明天一大早開始一連串的轉機戰鬥。

本以為今晚可以好好休息,沒想到此時卻發現航空公司寄來庫斯科到利馬機位劃位成功的信

但那一段飛行是我們因為早前航空公司通知訂位失敗而已經取消、另外購買的

這一通知非同小可,要是航空公司搞錯,我們從利馬到華盛頓的回程也都可能被取消

為了確認,打了好幾通Skype電話與航空公司連絡,耗了大半夜

原本可以好好休息的夜晚就這樣沒了

最後能不能坐到飛機呢?卻也沒辦法肯定

等我們到利馬才能確認

要是有什麼差錯......最糟的狀況,就是利馬到華盛頓的機票被取消

到時候就得另外買。只是也不知道能不能補到位。

 

 

 

印加古道、馬丘比丘

路線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2013 Inca trail to Machu Picchu, Peru

 

 

第四日高度圖:

Day 4

 

 

行程表: 

地點

時間

海拔(m)

經緯度

6/13

     

起點,Inka TrialPiscacucho 82km

08:18

2707

S13 12.848 W72 22.846

休息

10:29

2711

S13 13.995 W72 24.980

遺址,Patallacta

11:27

2800

S13 14.091 W72 25.303

休息

13:02

2851

S13 15.407 W72 26.563

午餐,Wayllabamba camp site

13:40

2960

S13 15.857 W72 26.808

檢查站

15:48

3043

S13 15.855 W72 26.997

住宿,Tres Piedras camp site

16:44

3316

S13 15.509 W72 27.672

       

6/14

 

   

出發,Tres Piedras camp site

07:00

3316

S13 15.509 W72 27.672

休息,Llulluchapampa camp site

08:27

3773

S13 15.012 W72 28.337

越嶺點,Warmiwañusqa (Dead woman's pass)

10:29

4222

S13 14.583 W72 29.039

午餐,Paqaymayu camp site

12:27

3624

S13 14.040 W72 29.899

遺址,Runkuraykay

15:07

3786

S13 13.699 W72 30.095

越嶺點,Runkuraykay pass

16:18

3967

S13 13.601 W72 30.317

遺址,Sayacmarca

17:27

3656

S13 13.693 W72 30.989

住宿,Chaquicocha camp site

18:11

3571

S13 13.385 W72 31.125

 

 

 

 

6/15

     

住宿,Chaquicocha camp site

07:00

3571

S13 13.385 W72 31.125

越嶺點,Puyupatamarca

09:42

3624

S13 12.373 W72 31.900

遺址,Intipata

12:32

2931

S13 11.192 W72 32.516

住宿,Wiñay Wayna camp site

13:29

2706

S13 11.376 W72 32.254

遺址,Wiñay Wayna

16:35

2677

S13 11.598 W72 32.204

 

 

 

 

6/16

 

 

 

住宿,Wiñay Wayna camp site

03:10

2706

S13 11.376 W72 32.254

檢查站

03:30

2703

S13 11.336 W72 32.292

遺址,Intipuncu

06:15

2735

S13 10.179 W72 32.041

終點,遺址Machu Picchu

07:31

2461

S13 09.939 W72 32.595

檢查站,Wayna Picchu Entrance

10:00

2467

S13 09.691 W72 32.744

遺址,Wayna Picchu

11:02

2690

S13 09.397 W72 32.751

檢查站,Wayna Picchu Entrance

12:06

2467

S13 09.691 W72 32.744

熱泉鎮(Aguas Calientes

13:38

2100

S13 09.211 W72 31.631

 

 

 

 

 

a quickr pickr post

peell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