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馬札羅,登頂之日。

 

吃完晚餐後又檢查整備,耗了一陣

等一切就緒就立刻閉眼

但才躺下去不到三小時就得起來了

海拔高度4700的Kibo Hut,想當然爾是不得安睡

躺在搖搖晃晃的雙層床上鋪,只覺得灰塵一直在鼻孔裡鑽進鑽出

鼻涕一直流,嘴巴閉上就無法呼吸

正在煩惱到底該怎麼入睡時,鬧鐘就響了

 

 

 

7/20晚上,11點半大家就起床了

眾人神情疲憊,眼神迷濛

情況都差不多

外頭長桌上廚師備有熱茶和點心

 

接下來迎接我們的是六公里、爬升1200公尺的吉利馬札羅登頂之路

以及登頂後下山的漫長回返

之前幾天真的都過太爽了;登頂之日的難度可說是有著三級跳般的變化

 

 

 

整個人都處在很不清醒的狀態中

來到山屋外頭集合

氣溫非常冷,大概是零下8.7度吧,不能再高了

雖然地處南緯三度,海拔高度還是主宰了氣候

 

人潮陸續出動

天上繁星點點

看著黑暗夜幕下朦朧高聳的Kibo之牆

一點都提不起勁

 

 

 

 

黑夜中啟行;時間大約是00:30左右

氣溫寒冷,腳步沉重,呼吸困難

更糟糕是,極為疲憊,非常地想睡覺

這不意外,畢竟前一天根本就沒有休息

但高山反應加劇了此一困境

出發後沒多久就走上Kibo主體的高聳山路

地上滿佈厚厚砂石,每一步跨出腳都深陷其中

腦袋好像也要沉下去了似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逐步往上緩緩行去,整個人也逐漸被吉力馬札羅吞噬。

 

攀上的山路其實很熱鬧

雖不若富士山那樣摩肩接踵,但說遊人如織也不為過

只是這人群在黑夜中的高海拔山上也顯得異常沉靜

可能大家都處於夢遊狀態吧

 

 

天色漸亮,相機可以開工啦

看看對面山勢,已經身處在比Mawenzi還高的位置

這時也已經走了六小時了。

 

老天啊,到底是怎麼走上來的,完全沒有印象

因為走到後半段靈魂就已經出竅了

只記得呼出的氣在眼鏡上結冰、地上鬆軟砂石超難走

煩死了

我在作夢嗎?應該是吧

呵呵呵

 

 

 

金色陽光把我拉回現實

稜線就在上面了,但是現在每一步都十分艱難

 

 

 

日出

太陽照耀雲海上的馬文濟峰

一如以往在高海拔的窘境,超想睡,腿快斷了

上氣不接下氣,頭也很暈

而且很冷,眼鏡上都是呼出來的冰霜,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這點實在是很煩

 

 

 

總覺得快崩潰了

趕快給我到頂吧拜託

 

 

 

往上的山路終於到底了

現在不能坐下來,不然一定馬上就睡著

 

 

 

Gilman's point,海拔5685m

由Marangu route 經 Kibo Hut前往吉力馬札羅山頂的必經地點

簡單來說,是Kibo的火山口邊緣稜線

經過六個半小時從半夜走到出太陽,終於登上了吉力馬札羅的主峰Kibo

也就是說,主要的上升已經結束了

接下來要沿著火山口邊緣走向西側的Uhuru Peak-5895m的非洲最高點。

 

 

 

雖然快昏倒了,還是要來看一下這個巨大的高山火口內部

寬廣的吉力馬札羅山頂很明顯有內、外兩層地形構造

我們剛爬上來的這個高點,屬於外圍火口

形狀已經不完整,只剩下南邊1/4、西北邊1/4的圓弧山壁

大致上是個最寬處約三公里的豆子形狀

內火口直徑則約只有0.85公里

略為突出於內外火口之間的砂質高地上,也就是翻上Gilman's point後,眼前所呈現的這一片荒原

 

 

 

 

內火口中間還有一個巨大坑洞,應該就是山頂最後一次火山活動所留下來的噴發處

很可惜這次路線所經過的地點都無法看到

不過有小徑可以從這Gilman's point翻下去續行

真是令人心往神迷

 

 

 

遙遠處吉力馬札羅山頂的冰河正在晨光中閃耀著

宛若天堂的巨大黃金宮殿

看著頭更暈了,腳也更軟了

眼淚差點要掉下來

 

 

 

時間有點抓不準,隊友們一一離我往主峰而去

其實體力已經被榨取到極致,想快也快不了

走個三五步就得停下來喘好久

只能趁隙拍照。

 

月亮浮在黃金岩壁的上方

一眼看完整座外火口南壁

遠處的最高點就是吉力馬札羅之頂:Uhuru Peak

 

 

早晨陽光十分美麗動人

但是現在得趕路了 

 

 

 

 

緩緩穿行於吉力馬札羅頂的火成岩壁之間

 

 

 

遊客們一一往遠處的主峰頂前進

天啊,看起來根本就超遠

以高度來看只需要再爬升兩百公尺左右

但現在每一步要舉起來踏出去都非常困難

 

 

 

內外火口間的砂質大空地

像火星一樣的地貌

是怎麼形成的呢?

 

 

 

陰影中有冰柱 

 

 

 

很適合實驗火星探測車的地方

有要開發一個來玩玩看嗎?坦尚尼亞?

 

 

 

基博面對馬文濟的那一面

這片冰壁應該就是前幾天一路上都看得到的

 

 

 

冰霜遍佈

但其實和早年相比,已經消退很多了

據說這三十年來已經消失了九成以上

九成耶

 

 

 

晨光與陰影顯現出底下地形特色

都是發源自基博的流水所侵蝕出的河谷,以基博為中心放射出去

空氣似乎沒有很好

遠方雲海只是依稀可見

 

 

 

了無生機的雲頂荒漠

只有奇岩怪石一路為伴

 

 

 

懸崖前再看火口山壁

於遠方嘎然而止,留下一個缺口

從那邊過來到這邊,就是南側這留下的1/4周外側火口了

 

 

 

繼續前進

更多冰河堆積出現在眼前

 

目前吉力馬札羅所剩下的冰層,大概分布在山頂的北面、南面與東面

東面冰原面積最小,就是早前登上Gilman's point時,遠方所看到的

隨著步伐推進,即將抵達面積最大、最壯觀的南面冰河所在之處

 

 

 

 

即使不時停下來喘息也完全沒有用

體力早就消耗光了

只靠意志在前進

我的心念驅動超能力在吉力馬札羅覺醒了

 

 

 

稱為「Stella's point」的岔路口

底下人潮洶湧,通往吉力馬札羅的另一個登山通路:Mweka route

 

 

 

看到遠方那些小帳棚集團了嗎

這就是Mweka route的精妙之處了

事實上,除了我們走的Marangu route之外,其他路線大概都有幾天要搭帳棚

所以這條Marangu route才會被稱作「Coca cola route吧」

 

 

 

看內側火山口

東面冰河浮在右邊那處角落

 

 

 

繼續前往山頂

是上坡

我難過

 

 

 

宛如巨人宮殿的南面冰河

越來越逼近

 

 

 

 

且看這殘存的巨厚冰層

30年前山頂都被這些冰原覆蓋著

可能會有季節性的變化吧;雖然南緯三度的氣候應該整年都差不多

但怎麼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才過了30年,這片冰河就只剩這樣了

 

 

 

一整排樓房般的巨大冰塊

隱隱閃動著淡藍色的神祕光芒

 

 

 

 

雖然高山冰河以前也看過、走過

但似乎無論再看個多少次,這股震攝感都不會絲毫衰減

 

 

 

看看冰層的細節

因日照融冰而形成的柱狀構造

雖然巨大宏偉、又看似堅固不可摧

吉力馬札羅山頂的冰河的確是正在一點一滴地融化中

 

 

 

想像站在上頭的風景

 

 

 

真是太壯觀了

只殘留一片,卻更凸顯出這片高山冰河的超現實感

 

 

 

反望Mawenzi方向

冰塊堆積在下邊

 

 

 

雲海上的巨柱宮殿

厚度大概是十層樓左右吧

底下遠方那座小火山錐,是前幾天經過的Kifinika

 

 

 

 

觀光客們有氣無力地走著

不管從哪條路線出發,登頂要花的時間應該都差不多

現在大約是早上八點半,還沒到山頂就算走得很慢了(我也是啦)

 

客觀來說吉力馬札羅山並不難

甚至可以說是簡單;至少是世界七大洲頂峰之中最簡單的(你看前幾天的悠哉歷程就知道)

據說九成以上的遊客可以順利登頂 

然而唯一的難處,高度,卻也是最大的問題

事實上,就在我們前來吉力馬札羅的幾天前,2016/7/18,就有一位南非的拉力賽賽車手於攀登吉力馬札羅山時因急性高山症而死亡

 

 

 

這個消息是事後才知道的...不過看山上人潮洶湧的樣子,就算當下聽聞,心裡大概也不會起什麼漣漪吧

雖然急性高山症是很難掌握的風險,但就算真的發生,在這座獨立峰上要立刻撤出高海拔區,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總體算起來吉力馬札羅登山的死亡率是0.0136%

 

雖然此刻我已經覺得光是喘氣就要喘死了...

繼續看火山口

 

 

 

望向火山口對面,北側冰河的方向

有一座小山丘,也是外側火口的殘餘

在它的右後方就是Kibo的北側冰河;看起來超厚

火口內側的近處也有「一小攤」冰塊,其實應該跟航空母艦一樣大

底下沙質地上有路跡,是從外火口山壁缺口通往內火口的途徑

 

 

 

拉近點看

好像走十分鐘就到了,又好像很遙遠

單調的地貌地景讓我喪失距離感

 

 

 

拖著腳步緩上Uhuru Peak

 

 

 

 

更多冰河

觀察斷面

 

 

 

 

非洲最高峰上的另一座山

 

 

 

砂質登山道往上

冰原一直鋪到腳邊來

 

 

 

仔細看看

邊緣都快化光了

前途堪憂

 

 

 

在赤道的日照下,積冰融化時會變成這樣,一堆尖刺聚集的樣子

 

 

 

細碎冰霜夾道歡迎

這步道好像太整齊了;難不成是人工整理出來的嗎

 

 

 

越往上冰原越大片、越完整

雖然高度更本就沒什麼變化

 

完整的冰塊會把來自太陽的熱力直接反射

但冰原之下的砂石是容易吸熱的深色

因此高山冰原一旦開始消融、露出底下砂石

情況就會像溜滑梯一樣無可挽回

 

 

 

這算是基博南面冰河的頂端了

雖然是個難得的地景,此時卻無法多待

因為狀況不好,走得太慢

不能再拖拖拉拉的了,逮盡快登頂然後返回

 

 

 

滑順的南面冰原

右手邊有一個金屬物體,看起來像自動雨量計之類的

遠方仙山浮出霧霾之海

是坦尚尼亞的另一座名勝火山,梅魯火山(Mount Meru)

海拔4566m

 

雖然高度矮了不少,但梅魯火山可說是吉力馬札羅山頂最醒目的遠景

畢竟這座山實在是太高、太孤寂了,周圍空廣一片

整個非洲,甚至是方圓五千公里之內的地表都沒有比它更高的山了

 

 

 

一些七彩小豆子在左邊的山崖上跳動著

 

 

 

那裡就是吉力馬札羅山最高點、非洲之頂,

海拔5895m的Uhuru,「自由之峰」

 

 

 

 

就在眼前了...

心情放鬆下來

喘氣依然很痛苦;看看內火口

 

 

 

北面冰河逐漸嶄露它白帥帥的樣貌

看起來面積好大

像從南極飄過來的冰山

砂質空地上散布著的冰河碎塊,可能幾週、甚至幾天內就會孤寂地融化,永遠從地球上消失了吧

 

 

 

真的快到了

 

 

 

快到了

 

 

 

到啦~~

老天爺啊

終於踏上海拔5895m的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Uhuru Peak啦

 

 

 

不意外,山頂人潮洶湧

來自各國的遊客們排隊輪流與非洲之頂的這塊牌子合照

 

隊友們都比我早登頂,拍完照的甚至已經開始往下走了

除了要抓緊回程的步調,再看眼前排隊人潮,無力感立刻湧上心頭

隨便看幾眼就下山吧

 

 

 

難得完全沒人的半秒

 

 

 

人來人往,難有可立足之地

還是拍了這張Uhuru全景

 

Uhuru Peak,史瓦希里語「自由之峰」

最近一次詳細於2014年所測量得到的高度數據是海拔5888m,不過官方與民間的地圖,大多還是以1952年的5895m登載

這個地方是非洲最高峰;

世界七頂峰之一;

以地形凸起度(Topographic prominence)來看,排地表第三位(5885m);

以獨立性來看,方圓5510公里內都沒有更高的山;居第四位。

 

 

 

 

山頂其實還滿單調的,四周風景也和剛才差不多

到處都是人,全景拍完再拍些登頂照,也就可以下山了

一邊看北面冰原,一邊緩步回程

 

 

 

雖然費盡千辛萬苦才爬上山頂,就這麼離開好像很可惜

但除了現實的時間考量,人太多、缺乏休息空間、地景單調沒什麼好看、太累、太冷...都是催促著我趕緊轉身下山的因素

 

既然是原路回,那麼剛才一路上經過的細節就可以多看幾眼

 

 

 

逐漸消失中的細碎冰屑

 

 

 

冷湛藍色堡壘 

 

 

 

融化受蝕的樣子

像一根根密集列柱

 

 

 

因為是火山獨立峰,所以地形比較單調

山頂就是一個圓圓的這樣

某些地方看起來根本就是南極還是那裡的冰河風景

 

 

 

地上碎冰,千窗百孔狀

看著像是雪

山頂的確是會降雪的,不知道對於冰原的補充有多大幫助

 

 

 

遠望東面冰河

三處山頂冰原中面積最小的

 

 

 

回程是下坡,終於覺得輕鬆了點

眺望前方的岔路,Stella Point

往外通往Mweka route,或可往內,循路跡前往內火口

Stella是誰啊

 

 

 

馬文濟的山形又完整浮現出來

順便一提,5149m的Mawenzi,是非洲第三高峰

排在基博與5199m的肯亞山之後

 

 

 

往內火口的迢遠之路

這個景路上一直看著,明明沒什麼醒目之物卻還是拍了很多張照片

大概是空廣的雲端山景令人打從心底感到震撼之故

 

 

 

再來看冰

 

 

 

站在下頭仰望是什麼感覺呢?

 

 

 

看基博的兄弟

底下房舍就是Kibo Hut,凌晨時從那裏出發

爬山已經爬超過九個小時了...

 

 

 

回到Stella Point

逗留了一下

有位別隊的嚮導主動指點我Marangu route的方向

雖然其實我很清楚,但還是謝了

 

今天的主峰登頂之行,我們這隊除了四位嚮導

還有一位waiter也陪著上來

在行程結束的那天給小費時,這個項目是要另外計的

但此時我們都沒被告知這件事

 

 

 

望向遠方宿營地

群聚帳篷好不熱鬧

這樣看來,走Mweka route的遊客也挺多的 

 

 

 

那營地所在之處,與Kibo、Mawenzi之間的鞍部,有個明顯的山谷地形隔開

在地圖上標示「Sourth East Valley」

 

 

 

繼續

腳步已經很重了

眼皮也逐漸沉了下來

 

 

 

崎嶇火口山壁

 

 

 

廣袤的超獨立峰

 

 

 

路況回望

Uhuru Peak在右邊那山崖頂上

也已經離這麼遠了

 

 

 

再見東面冰河

 

 

 

火口內側砂質山谷

散布著一些匪夷所思的岩塊

 

 

 

岩壁上頭有冰柱

 

 

 

回到Gliman's point,從這邊轉向下山,返 Kibo Hut

話說Gilman又是誰啊?

 

 

 

凌晨那時爬到失去意識的上坡,陡升900公尺的上坡

現在要還回來了

體力已經完全耗盡,超喘,超想睡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能站著

不過接下來是下坡,應該沒問題吧

應該

 

 

 

 

下坡這檔事

 

 

 

摸黑時完全看不到

回程時才覺得這片山坡真的有夠陡

膝蓋很有感

 

 

 

Kibo Hut 就在那裏

俗云看得到就走得到,好棒棒

其實這根本就是把肉吊在關在籠裡、餓了七天的獅子面前

望向一覽無遺的山下怎麼走都好像沒有前進

完全是場心理折磨

 

 

 

凌虐身心的雙重打擊

更不用說下午還要再走13公里,回到Horombo Hut

現在時間已經10點半了

照這個速度,也許回到Kibo Hut之後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搞不好還會摸黑?!

...算了...先不要想這麼多

 

 

 

狀況真的很不好

難以喘氣,膝蓋也極不舒服

原本走在一起的隊友們逐一遠去

看來這是場消耗戰了

 

 

 

仍有一些人陸續上山

還有背重裝的

可能是很特殊的行程吧,在山頂紮營之類

 

 

 

走了很久

好像沒什麼變化...

 

 

 

距離感已經不可靠了

所謂的鬼打牆就是這種感覺吧

 

 

 

好像還是沒什麼變化

真的有在下坡嗎

 

 

 

相機拿水平拍一張,Kibo 的坡度就是這樣囉

而且山坡上都是細碎的砂石

根本就採不穩

凌晨上來時已經抱怨過了...但牢騷值得再多發幾次

 

 

 

這樣的砂石路上坡走起來很辛苦

下山一樣不好受,但如果膽子大一點,可以一路滑著下去

看著底下一片令人絕望的砂石山道,剛開始沒有想到,

直到兩隊人馬從我頭上轟轟烈烈滑下山去

才發現原來還有此等妙招

 

 

 

衝下山好刺激

注意不要跌倒就好了

 

 

 

仔細看Z型山道中間有一條均勻的灰色斜坡直直往下

原來這就是下山的高速公路啊

 

 

 

砂石滑行,好像有點傷膝蓋

但速度的確是比在步道上曲曲折折快得多了

然而Kibo Hut還是在那遙遠的地方,似乎一點進展都沒有

 

 

 

哇,怎麼咻一下就滑到 Kibo Hut 了

 

 

 

好吧

其實是這樣的

因為我真的走太慢了,大家都回到山屋之後,大概坐等了一會兒,兩位嚮導又折上來,帶來一杯芒果汁,並扶我回去

他們兩位一左一右把我架著,三個人一路滑著沙衝下山

雖然我已經是這麼作的了,但有人攙扶不怕跌倒,速度加到飛也似地快

 

即使如此,還是花了半小時才滑回 Kibo Hut

而且恐怕當時我看起來根本就是快昏倒了吧

在山上真的是從來沒這麼窘過

 

 

 

午餐已經在桌上排好了

根本就涼了 

時間是下午一點,今天走了超過12個小時,夭壽喔

 

其他隊友們倒是走得很順遂,各個氣定神閒(一定趁我不在偷偷午睡)

同行的隊友最早六點就登頂了,比我快了三小時

我們明明就是差不多同一時間抵達Climan's point的呀,怎麼會這樣

從Climan's point到Uhuru Peak的那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等我行程稍稍被拖延

不過要在傍晚前回到Horombo Hut,應該沒有問題

午餐過後毋需多言,眾人直接上路

 

 

 

中午坐下來吃東西時才發現我不但又累又睏,還餓得不得了

塞了一大堆東西進嘴裡,胃口卻一下就沒了

大概還是海拔高的緣故。不過至少精神是恢復許多

足夠應付接下來15公里的下山行程

 

 

 

Mawenzi

又回到前幾天的高聳面貌

半天前我在比它高的地方,而且高了七百多公尺

這兩條腿還能不斷嗎

 

 

 

回到山屋後嚮導有和我們恭喜

全體平安達陣,雖然有點delay,但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為血糖低在恍神,當時沒什麼太大的衝擊

看到回程的風景才想到這些都要一一別離了

以後大概不會再看到了吧

心中湧出一股豪氣與不捨

 

 

 

回望Kibo

實在是太寬闊了,這座山

如此行程這輩子來一次也夠了

 

 

 

Kibo與Mawenzi

兩山間鞍部的全景

 

 

 

雲和岩石的形狀有搭配起來

 

 

 

岩石陣地,Jiwe la Ukoyo

「Many rocks」

 

 

 

高山沙漠疾行

遠望紅色小山丘

 

 

 

非洲登山風情

 

 

 

周遭空無一片

只有那兩座大山矗立著

 

 

 

黑白風貌

 

 

 

基博、馬文濟中間的馬鞍地區

岔路通往Mweka Route

取左

 

 

 

路徑清楚,眾人零散行進,逐漸拉開距離

我當然又墊底了

正埋頭苦行之時,一群人扶著獨輪擔架從後方疾馳而過

看看擔架上艱困地躺著的大叔

雖然神情狼狽但總算是還能走的我,無疑是幸運的

 

 

 

有雲從沙漠的那處盡頭湧升上來

 

 

 

岩石為伍

 

 

 

漫漫長路持續著

 

 

 

下山的行旅一串串

Kibo已經被雲層籠罩 

 

 

 

Mawenzi 悄悄轉過臉去

 

 

 

這側可以看到一堆岩石尖塔

那裏的風景會是怎麼回事,只能想像

 

 

 

長路持續漫無止盡

精神持續委靡

 

 

 

回到兩間小屋水源地

眾人在此稍停補給

 

 

 

我雖然走得很慢,但卻一點都不想休息

大概是怕一坐下來就睡著了

只好繼續慢慢前進

 

 

 

回望小屋與正天真地吃著乾糧的隊友們

哈哈哈我終於領先啦

 

 

 

前方雲霧無聲鋪覆天地

後面嚮導也領著其他人殺過來了

只得意了這麼一刻

 

 

 

 

大家集中好

一隻跟著一隻走

 

 

 

最後活水源

Horombu Hut很近了...大概吧

這邊的海拔已經降回4000以下,走路越來越有力了

 

 

 

回到Horombu Hut時 ,斜陽正映照著

 

 

 

下午五點,抵達Horombu Hut

從前天11:30起床到現在,已經醒著超過18個小時,走路超過16個小時了

天公伯啊...這一天終於可以結束了

 

 

 

梳洗、門房、閒聊與夕陽等事都無力再記錄

直接跳到晚餐吧

奇怪的是明明超累,在山屋坐下來甚至躺著時卻一點都不想睡

 

 

 

雙主食的澎湃晚宴

這能算是宴席嗎?好吧看在有西瓜的份上

全隊吉力馬札羅成功登頂,這天可說是整趟行程中最值得紀念的風光高潮吧

可惜的是高潮過後,接下來就要開始吃屎了。

 

 

吉力馬札羅

路線圖:

 

 

 

高度圖:

day 4

 

 

 

行程表:

地點

經緯度

時間

海拔(m)

7/21

     

020- Kibo Hut

S3 04.906 E37 23.363

00:29

4720

021-Gillman's Point

S3 04.471 E37 22.079

06:51

5681

022-Stella Point

S3 04.686 E37 21.759

07:41

5730

023-Uhuru Peak

S3 04.590 E37 21.243

08:57

5895

024-Stella Point

S3 04.686 E37 21.759

09:39

5730

025-Gillman's Point

S3 04.471 E37 22.079

10:20

5681

026- Kibo Hut

S3 04.906 E37 23.363

13:01

4720

       

026- Kibo Hut

S3 04.906 E37 23.363

13:58

4720

027-Jiwe la Ukoyo

S3 05.063 E37 24.142

14:30

4480

028-Trek to Mweka route

S3 05.905 E37 24.536

14:58

4345

029-Last water

S3 07.069 E37 25.475

15:52

4091

030-Last good water

S3 07.844 E37 25.835

16:48

3902

031-Horombo Hut

S3 08.376 E37 26.332

17:13

3717

       
       

 

peell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chico0711
  • 辛苦了
    畫面真讚